蒋文博:齐白石的人生与艺术

       齐白石,享誉世界的中国画大家,集诗书画印为一身的近现代著名艺术家,虽然他有着极高的艺术成就,但也因其创作的题材接近生活本真,生动活泼,故在民间也有着极高的知名度,可以说是近现代中国画最具代表性的人物。然而,一位出生在地道农民家庭的普通人,何以最终成为世人眼中的“齐白石”?我们如何从一个“人”的角度去看他、评他,又如何通过他去理解艺术、理解生活、理解世界呢?

       2019年4月13日,志达书店邀请到高等教育出版社文科事业部副主任、中国艺术学理论学会副秘书长、博士生导师蒋文博老师,请他为观众们献上了一场关于“齐白石“的讲座。

       直接去介绍和评价一位艺术家是不容易的,但我们可以先剥离他“艺术家”的身份,仅仅从一个“人”的视角去了解他:

       齐白石,男,湖南长沙湘潭人,1864年1月1日生于湘潭,1957年9月16日逝于北京。

       一名普通人的信息是如此的无趣,但我们仍可从中得知一些信息,比如性别、籍贯,以及星座。

从“摩羯座”说起

       1月1日出生的齐白石是摩羯座的代表,而他也非常符合摩羯座人的特征——十二星座中行事最小心,最有耐心,最善良,踏实而固执,忍耐力很强,责任感很强,不太有安全感等。(来源:星座屋)

      “摩羯”来自天上,却对人世间产生了实际性的影响。比如,虽然摩羯座有着种种优秀的特质,但也流传有“摩羯座人命运不佳”的说法,如苏东坡、韩愈等。这些基于传说建立起来的观念,对历代世俗生活的影响很大,而且对历史文化的传承也有着深远影响,比如文天祥、袁枚、曾国藩、李鸿章等非摩羯座的人也曾写诗,专门谈论对摩羯座人的看法。

       齐白石出身贫寒,身体极差,不禁农活,初学木工,后学诗作画,稍有收入,又逢战乱,经历坎坷,九死一生。53岁高龄时,抛家舍业,“北漂”进京。进京后,门庭冷落,作品无人问津,他毅然“衰年变法”,放弃工细画风和八大山人的冷逸格调,开创“红花墨叶”大写意花鸟画先河,终成一代大师,可谓“摩羯中的摩羯”。(蒋文博)

       “天上的星辰,人间的福祸,幻象与存在,虚实相生;人生尚且如此,艺术更成谜团,让人们在语言幻觉中失去判断。”这正是蒋老师讲“摩羯座”知识体系来源的原因——理解真实的齐白石,首先需要从天与人的关系、我与他的关系、内与外的关系,来理解他是如何看待这个世界的;而世界就像一面镜子,映射齐白石的诗歌、书法、绘画、印章作品。齐白石的人生,艺术的意义,既云淡风轻,却扣人心弦,令人潸然泪下,又掩卷莞尔。

       齐白石的一生,是雕花木匠?艺术巨匠?还是历史符号?

       蒋老师认为,人们面对历史,如同面对星空,都在处理未知的过去,以及未知的下一秒。齐白石是如此,我们每个人也是如此,这样,历史与当下才有了关联。

       通过对人生重大时间节点的梳理,有了齐白石的履历——其成长及艺术发展历程。人们可以通过这份履历对他的一生有一个整体而表层的认识。然而,要深入了解一个“艺术家”,这份履历只是进入齐白石世界的起点。

       当今的我们,只能通过齐白石的作品和文献,去推测他当时理解和描绘这个世界的方式和角度,试着去解读这位艺术家。既然作品是我们与齐白石的唯一可靠的联系,那么,我们要走进齐白石的世界,就需要走进他诗书画印作品中的人物、山水、花草、鱼虾、虫鸟等。

       根据不同人生阶段和艺术感悟的发展,齐白石的作品分为几个阶段:“年轻的雕花木匠”“画炭精像的青年”“工细花鸟的纯芝”“冷逸恣肆的齐璜”“红花墨叶的白石”……每个阶段,齐白石所看到的、感悟到的,构成了他的艺术世界。对于我们每个人也一样——“看见什么,世界便如你所见”。

       通过解读齐白石的艺术历程,蒋老师与我们分享了以下看法:

       没有什么不朽的,包括艺术本身。唯一不朽的,是艺术所传递出来的对人和世界的理解。                                                                                                                                                           ——凡·高

       从古至今,人们爱用“市场价值”作为一个简单的标准去衡量一件物品或一个人的“价值”,齐白石作为一位艺术成就极高又雅俗共赏的艺术家,自然也有他的“市场价值”。虽然用金钱,即一个数字去衡量一件艺术和艺术家会令人觉得过于俗气,但其实艺术和商业从未分离, 曲高和寡自然有艺术风骨,但道近易从的创作理念亦是超高的艺术境界。

       2017年12月17日,在北京保利秋拍中,齐白石的《山水十二条屏》成交价为9.315亿元。

       齐白石是目前中国单件成交价格最高的艺术家,但这一切对于早已逝去的齐白石,都只是个符号而已。基于罗兰·巴特曾经提出过所谓的“作者之死”,蒋老师进一步阐述道:“一个艺术家的一件作品,在被完成的那一刻,就与艺术家本人毫无关系了。这件作品的意义和生命,反而在于我们这些观看它的人。”市场中的艺术作品也只是一种符号体系,它的数据高低也只是评价作品的艺术价值的参考系之一,而不是全部。

       齐白石的作品集中代表了中国画和中国文人的艺术理念、哲学思想,并在国际上得到了高度的认可和推崇。

       毕加索曾说:“齐白石真是你们东方一位了不起的画家!我真不明白,你们中国人为什么要到巴黎学艺术?”莫奈、凡·高、毕加索、米罗等西方艺术家,都曾研究、学习、临摹中国水墨画或日本浮世绘作品,美国钢琴家凯奇受禅宗思想影响,创作出后现代主义音乐作品《4分33秒》。

       毕加索最著名的画作《格尔尼卡》中运用了两种主要的创作方法,一种是“超现实主义”,另一种是参与创立的“立体主义”。然而,毕加索却深入研究临摹齐白石的水墨画。

       也就是说,西方印象主义以来的艺术创新,并不完全源自西方,也与东方有着微妙的关联。西方的哲学和思想危机,让西方学者重新发现了东方。西方从印象主义开始,到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其所主张的艺术创作、评价和阐释机制的方法论体系,也都深受中国老庄哲学、禅宗思想和文人水墨画的直接或间接影响。

       齐白石是怎样成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的?中间经历了什么?

       蒋老师带我们详细回顾了齐白石的艺术学习经历,并与我们分享了从中获得的启迪——对于艺术,只要是真正的热爱并付诸努力去追寻,什么时候都不晚。

       这个前提是,我们要追求真正的艺术,如蒋老师所说:“如果你把艺术当作一个专业,那它只是你的一份工作,你与真正的艺术没有直接的关系;如果你把艺术当作纯粹的兴趣对象,艺术会伴随你一生。”

       齐白石就属于后者——“齐白石对艺术的取向十分明确,忠于自己的经历和追求,不带一丝功利。”这一点,类同康德所说的“审美无功利性”。

       经过以上对齐白石的了解,我们可以用新的眼光和思维重新去看齐白石的作品,去看他作品中的“笔墨”。蒋老师首先引用法国著名艺术家马歇尔·杜尚的一句话:“我最好的作品,就是我的生活。”以此阐述,齐白石的笔墨正是对其生活经历的忠实表达。

       艺术是使用一种人人都能理解的语言去表露感情,要把丰富的生活感悟、人文阅历、思想积累及对“天地人”关系的体验表达出来,就需要诉诸于艺术语言,并形成作品。在绘画中,齐白石首先需要掌握的就是语言。“用笔”“用墨”“用色”,是齐白石一生修炼和探索的领域。蒋老师从用古代人的各种执笔方法开始,条分缕析地讲述了齐白石“用笔”的变化和特点。

       齐白石是怎样从受教育不多的少年,最终成为一个诗人的?

       “早年诗作,多有拟借古人的痕迹;中年诗作,多表达闲适心境;晚年诗作,始避乱于京,后变法成功。”回顾齐白石的一生,起起伏伏中总是一种平和的心态贯穿始终,所有的经历都化作了他对生活和世界的感悟,率性朴实,表达性情,最终形成了他独特的艺术风格。

       “正是由于我爱我的家乡,爱我祖国美丽富饶的山河大地,爱大地上的一切活生生的生命,因而花了我毕生的精力,把一个普通中国人的感情画在画里,写在诗里。直到近几年来,我才体会到,原来我追逐的就是和平。”

 ——齐白石在世界和平理事会国际和平奖授奖仪式上的致辞

       从以上几个维度了解了齐白石后,我们再看开始的康德的那句话便会有不一样的感受。我们作为一个普通人可以从“齐白石”们的身上看到什么,感悟到什么,从而更好地看待我们的生活和眼中的世界,这是艺术对于我们的恩惠。

点击下图,欣赏更多作品
点击下图,观看完整讲座

 

 

     《中国近现代美术经典丛书》由中宣部、文化部等组织相关艺术院校、学术机构、专业组织编写,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发行。丛书分为《翰墨流芳——近现代中国画精选》和《巨擘传世——近现代中国画大家》两部分。

      《巨擘传世——近现代中国画大家》丛书中收录的画家,都是时代审美变革的积极发起者和引领者,他们承前启后,为中国画的现代历史做出了重要贡献,为当代美术的发展提供了重要启示。丛书对画家的研究以个案方式展开,每位画家单独成册,深入挖掘画家的艺术特色和成就,既观照他们的艺术主张,也研究他们的艺术人生,更把他们置放在近现代中国美术的整体历史中阐述其艺术成就和影响。

 

 

          附购书链接:

蒋文博/著

高等教育出版社

      《齐白石》一书,以齐白石为个案,选取了齐白石30余件作品,包含书画、印章等,结合当时的社会背景和画家生平进行解读,深入挖掘其艺术特色和成就,既观照其艺术主张,也研究其艺术人生,在近现代中国美术的整体历史中阐述其艺术成就和影响。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