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大学生在线

访谈 | 穿越50年:中国人的国际组织生涯掠影

原创 作者:赵若琳 田耘硕 翁浩轩 闫文静 2020-07-11
【导读】​自1971年中国重返联合国将近50年来,中国国内经历了一系列改革所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国际上也一步步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央。

        本文是我与西南财经大学本科生翁浩轩(首届国际组织人才班学员)、教科文组织实习生赵若琳、暨南大学本科生田耘硕在日内瓦对几名在联合国系统工作的中国人的采访稿整理所得。 1971年中国重返联合国将近50年来,中国国内经历了一系列改革所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国际上也一步步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央。在国家走出去的大潮中,个人轨迹有什么变化?作为积极参与国际事务的先头兵,中国籍的国际组织职员在这个历史的进程中经历了怎样的坎坷?在变化的政策环境下,他们如何加入国际组织工作,如何看待国际组织的工作

    在联合国等政府间国际组织中,我们常常看到各国代表、外交官为本国家利益发声、在会场谈判桌上平衡冲突和多方诉求;而另一群人的角色同样关键——在全世界,几十万名国际组织员工们以中立公民的身份服务于国际体系的运行,不计国籍身份异同,不计种族文化差距。他们以自身人力、运营、筹款、财务等多方面技术职能,跨越法律、教育、卫生、贸易、投资等不同专业领域,保障着联合国等机构的常规运作和国际问题的治理解决


中国人参与到联合国起步晚,最初都是干中学’”


    1971年,联合国大会第2758号决议恢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国际组织中再次出现了中国人的身影。参考前苏联的“借调”政策,被派往联合国工作的中国职员依然是政府的一部分,无法成为独立的国际员工。当,了解联合国组织架构、工作流程的中国人少之又少,在联合国所需专业领域深有建树、具备国际交流能力的专家更是屈指可数。在每个联合国机构,大约只有3-5个中国籍员工

    1986年乌拉圭回合发动,应发展中国家的需求,联合国贸易发展会议UNCTAD)提出了特殊援助计划,大批资金被用来帮助发展中国家参与多边贸易谈判。作为中国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官员,唐小兵被国家推荐来国际纺织服装局ITCB)工作,致力于纺织服装谈判,最开始的合同期只有3个月。1988年,唐被推荐成为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的正式员工,以更好地支持发展中国家参与谈判。中国成功入世后,唐又成为第一个加入WTO工作的中国人,以深入了解世界贸易组织WTO)多边贸易体制的运作模式。

    最初进入国际贸易领域的工作情况困难重重。中国人真正参与到联合国是在改革开放之后,我们起步时间晚,在国际上又是处于一种孤立状态,所以最初都只能是干中学。国际组织被西方世界主导,工作文件我们海外的工作人员看不懂,国内也没人懂,所以只能一点一点学习琢磨,尝试用国际上的方法参与国际谈判。

    谈到从3个月到30年的国际组织职业生涯,唐小兵说,这几十年来他工作的实质性问题一直没有改变:在谈判中,歧视与反歧视贯穿始终。我一直是为发展中国家的多边贸易谈判服务


一定要试试,经历本身就是财富。


    特定的历史背景使得六七十年代的人常常处于一种危机意识,邵瑞太也是其中一员。80年代末,国家政策上加强了对外开放,社会招聘成为中国人入职联合国的重要途径。一些政府员工开始尝试离开被称作铁饭碗的政府体系,大胆探索国际平台上的职业发展道路。医学院出身的邵见证了中国的卫生事业艰难发展、融入世界的筚路蓝缕,在20年的政府卫生部工作后,以那个年代的人少有的闯劲走入了世界卫生组织(WHO)。他的想法是:一定要试试,经历本身就是财富

    在当时,他对于国际组织内部运行机制不熟悉、外语水平有限、跨文化交流经历不足在这种情况倍感压力。受限于国内教育经历,邵的英语学习只有80个学时,老师是学俄文出身,时态也只学了一半。为了能够适应国际组织的工作环境,邵加入了大量短期专业学习培训:伦敦大学3个月访学、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50天交流、日本国际卫生研究院学习……在对WHO技术文件手册、报告进行大量阅读学习的过程中,他赞叹着国际卫生研究的科学方法和严格标准。从评估卫生干预措施中的双盲实验,到强调证据支持的政策制定程序……邵将国际组织工作中的所见所闻带回中国,将个人经历的财富又放大为了国家民族的财富


50年过去了……


    如今,中国青年进入专门培养项目和申请渠道方式大大多样化。中国职员在国际组织的人员越来越多,影响力愈见增大。

    除了政府推荐、社会招聘和联合国系统的公务员考试(Young Professional Program,YPP)等渠道,教育部下属的国家留学基金管理委员会现提供国际组织实习生项目机会和专项资助。2015年,教育部推出初级专业官员项目(Junior Professional Officer,JPO),与联合国签署协议,为中国籍青年专家提供岗位。2013年至今,各大高校纷纷实行国际组织人才培养项目。随着中国人学习、工作中接触国际机会的增多,更多人也通过多样化的社交网络了解、参与到国际组织工作中。

    中国籍职员参与国际组织渠道不断扩宽的过程中,青年们追求更加大胆自由的职业体验。随着时代变迁,越来越多的中国籍员工已逐渐了解国际组织内部运作模式,适应了与来自世界不同地区、有着不同工作方式的同胞共事共赢,不断向着更实质、专业、创新的方向参与国际问题的治理解决,自身的生活态度和职业理念也更加多元化。


是资源、人脉、平台……不再是职业的最高阶梯


    回顾过去几年的工作经历,龙江的每一步职业规划都离不开对目标的明确追求。在读博士期间,他负责WHO专家会议在中国的协调工作,并且借此结识了现在WHO的部门团队负责人。现在,他在WHO组织精神健康和物质滥用相关的国际合作项目,通过协调多方国际资源创造更多资源。作为一名医学生,他选择暂不直接参与科研和临床,而是通过WHO的平台成为全球科研的推进器润滑油。关于下一步的职业走向,龙江也并不视WHO为终点站。要一直有发展,不能停滞。WHO是一个平台,我在这里获得的阅历将极大帮助我走得更远


契合我的生活态度


    在美国完成PhD博士学位后,况核倩做出了一个改变职业方向的决定--申请JPO项目,到国际组织中去。在联合国难民署UNHCR),她负责食品保障和营养方面的工作

    谈到背后的动机,况核倩讲述了自己在坦桑尼亚志愿工作的经历。第一次去非洲,她与当地居民和难民一同组建起了一个营养调研小组。当时条件艰苦,手机没有信号,资源缺乏。我自己是一个很爱玩的人,但那种物质匮乏环境下我每天都很开心。当地孩子用蛇皮袋做皮球教她踢。在这些简单的幸福感中,况核倩发现,追求快乐不只有一种方式,对人生价值的追求也不只一种渠道。志愿工作的充实感,会带来深层次的收获

    这次经历后,她决定继续投身国际发展,通过UNHCR为居无定所、颠沛流离的难民提供服务。国际组织是一个学习、了解新事物的渠道。它帮助我将理论性知识与生活应用建立更强的联系,让我追寻对自己来说真正重要的东西。


官僚、低效……这有它自己的道理,我们同时做出很多创新的努力


    伍灏殷自日内瓦高等国际关系及发展研究院国际事务专业毕业,在一段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UNAIDS)的实习后,又进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的创新募款组工作

    针对不少人诟病的联合国系统的官僚臃肿,伍灏殷有自己独特的见解。作为一个庞大的政府间事务组织,联合国内部的协商需要保证决策的全面性、客观性,确保政治、经商、社会群体等各方面相关利益者的发声参与。因此,达成共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UN强大的召集权是最权威的,它把大家带到同一平台进行平等交流,在不同团体间建立联系。

    在UNICEF,伍灏殷与所在约200人的筹资宣传团队一同推行许多国际发展实践中的创新举措。比如,通过人工智能统计Twitter上公众的舆论走向,在最佳的时间节点向公众推出募款信息。通过积极应用创新技术、与NGO和企业广泛合作,她帮助联合国不断探索着发挥更强执行效力和影响力的方式


50年的变与不变


    从1971年到2019年,来自中国的职员数量已从个位数逐渐上升至近1300

    在改革开放前的中国,中国人作为国际职员的走出去,是抱着尝试的心态,打开天窗、初出茅庐。他们通过政府工作的契机接触国际组织系统、国际治理话题,大胆跳出国内体系,成为国际组织中少数的中国面孔;他们突破个人背景经历的局限,刻苦学习国际工作流程、研究方法,在确保国际治理的多方参与和前沿标准的广泛实践

    相比之下,当今年轻人背景愈加多样,了解和加入国际组织的方式也层出不穷。更多地,国际组织的平台进一步支持着青年们对国际资源的主动调配和运用、对文化价值差异的真正理解和拥抱、对未来变革创新的积极思考和实践。国际组织的工作将中国青年的成长轨迹与全球文化融合、问题治理、体系改革的大趋势紧紧相连在一起

    从50年前的唐小兵、邵瑞太到50年后的龙江、况核倩和伍灏殷,两代国际组织职员都在践行着不断学习、突破自我的精神,为国际问题治理提供来自中国群体的视角、资源和灵感。在历史大潮的变迁中,中国籍国际职员不变的奋斗传承,是为大国责任国际公民使命做出的最好的诠释

注:

1.1986年9月在乌拉圭的埃斯特角城举行关贸总协定部长级会议,决定进行一场旨在全面改革多边贸易体制的新一轮谈判,故命名为“乌拉圭回合谈判”。这是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次贸易谈判,历时7年半,于1994年4月在摩洛哥的马拉喀什结束。谈判几乎涉及所有贸易,从牙刷到游艇,从银行到电信,从野生水稻基因到艾滋病治疗。参加方从最初的103个,增至谈判结束时的125个。

2.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简称贸发会议,英文是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英文简称是UNCTAD)成立于1964年,是联合国大会常设机构之一。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是审议有关国家贸易与经济发展问题的国际经济组织,是联合国系统内唯一综合处理发展和贸易、资金、技术、投资和可持续发展领域相关问题的政府间机构,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

3.国际纺织服装局是发展中国家纺织品与服装出口商的政府间国际组织,致力于为发展中国家服务——消除来自发达国家不合理的限制,直接保护成员国的出口,寻求关贸总协定的各项规则和纪律在纺织品与服装的国际贸易中充分实施;支持成员国应得到的权利,并帮助他们参与处理纺织品与服装贸易问题。

4.世界贸易组织(英语: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简称WTO),简称世贸组织。1994年4月15日,在摩洛哥的马拉喀什市举行的关贸总协定乌拉圭回合部长会议决定成立更具全球性的世界贸易组织 ,以取代1947年订立的关税及贸易总协定。世界贸易组织是当代最重要的国际经济组织之一, 拥有164个成员国,成员贸易总额达到全球的98%,有“经济联合国”之称。

5.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署(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Refugees)由联合国大会(United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成立于19501214联合国难民署负责领导和协调全球行动,保护难民并寻求难民问题的解决方案。联合国难民署致力于确保每一个人享有寻求庇护的权利,并可以在其他国家得到安全庇护,或者在情况允许时自愿重返故乡、就地融合或者安置到第三方国家来源:UNHCR官网

6.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Joint United Nations Programme on HIV and AIDS,缩写UNAIDS)是全球范围内组织、推广及协调世界艾滋病运动的机构。规划署旨在唤起全球对艾滋病的认识并作出承诺,其目的在于充分发挥联合国系统的多样性,使其成为全球150多个国家强有力的和独特的合作伙伴,以减缓艾滋病流行及减轻其对发展造成的影响

7.联合国儿童基金会(The United Nations Children's Fund,简称UNICEF)是联合国专门机构,于19461211日成立,总部设于美国纽约。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致力于改善儿童及其家人的生活。以保护每一名儿童的权利。


榜样力量
收藏 投诉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