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大学生在线

山一大校园文化|又是一年霜降时

来源:山东第一医科大学 作者:俞舒 2019-10-25

 “草木始黄昏,万物眠不起,秋月将近霜叶红。一层薄雾,遮住了秋的最后一个回眸”。时光不紧不慢地走着,从容地掀开秋天的序章,不知不觉中,我在山一大将近半年之久。告别了夏的酷暑,经历了秋的清凉,天气越来越冷了,舍友打开门的一刹那,飕飕凉风向我袭来,我慌忙地裹紧自己的外套。

       打开手机日历,已是十月下旬,我的眼球被一个跳动的符号吸引——霜降。“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从小就熟背的二十四节气歌,然而已在日常匆忙赶路中被遗忘,忘记了前辈们悉心总结下来的节气养生经验,忘却到只记得年月日、春夏秋冬。

      霜降,每年的10月30日前后,是秋天的最后一个节气。霜降过后,天气渐冷,冻则有霜,大地因冷冻或将会产生初霜的景象,深秋景象明显,冷空气越来越频繁。霜降过后,枫树等树木在秋风的吹拂下开始落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说的就是这个时候。

       窗外秋风凌冽,似把锋利的镰刀,从树梢上刮过,半绿半黄的树叶,刷刷地落下来。我从杏园宿舍窗户向外望去,惊喜于高高的树枝上挂满了圆溜溜的柿子,像一盏盏小灯笼。想到不久就可以吃到香甜的柿子,心里充满了无比的喜悦。不知是因为深秋万物凋零、一片沧桑的景象,还是因为霜降节气带给我的久违感,思绪之海翻涌,往事如一片片浪花扑向记忆的海岸。“霜降吃冬柿,不会流鼻涕”,关于霜降时节柿子的所有做法中,我独爱姥姥做的柿饼。做柿饼的工序很繁琐,姥姥首先将新鲜的柿子摘下来,洗干净沥干水分,用刀削去表皮,削好皮的柿子用一个大簸箕摊开,放在通风处,将柿子表皮晒成干枯状后,用手轻轻挤压成饼状,再将压好的柿饼放在太阳下晾晒,将晒制好的柿饼,均匀码入小缸中,封好缸口,直到柿子全部上霜。这样的柿饼易于保存,但工序繁杂,若是天气不好,逢上阴雨天气,柿子就会烂掉,浪费好些柿子。所以那些日子里,姥姥最关心的就是天气。过了十几天后,红红的柿饼外就会撒满白白的糖粉,此时的我早已垂涎欲滴。

      五年前,姥姥去世了。之后每年的霜降时节,我的眼前,就会晃动姥姥蹒跚而瘦小的身影,晃动着那些红红的、甜甜的,软软的柿子,我的心里,就会涌起无限的温暖。

      又是一年霜降时,我将秋日的余温和这一年来积聚的温暖悄然安放,静静等待冬天的到来……


收藏 投诉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