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新青年·新使命——第二届'公共管理类院校研究生联盟'大会暨‘青年与公共精神’院长论坛在北京师范大学召开,获奖选手专访来啦 - 校园活动 - 活动 - 教育部中国大学生在线
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新时代·新青年·新使命——第二届'公共管理类院校研究生联盟'大会暨‘青年与公共精神’院长论坛在北京师范大学召开,获奖选手专访来啦

2018年11月27日 15:56:00 来源: 北京师范大学 作者: 字号:TT

11月24-25日,由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学院主办的“新时代·新青年·新使命——第二届‘公共管理类院校研究生联盟’大会暨‘青年与公共精神’院长论坛”在北京师范大学举行。来自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浙江大学、南京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中山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等30余所高校的近80名青年才俊与北师大学子一起齐聚北京师范大学,通过演讲比赛的方式,共话公共管理学科中新时代的青年使命。

赛后,我们有幸对本次大赛的一、二等奖获得者进行了专访。作为务实的公管人,他们在采访中展现出了踏实的求学精神与强烈的现实关怀。

 

一、谭淋丹(四川大学):学术是非常有趣的

一等奖获得者

 

Q:您对于获得本次“公共管理类院校研究生联盟”演讲比赛的一等奖,有什么感受,之前有想过会获奖吗?

谭淋丹(以下简称“谭”):一开始没有想过要拿奖,初衷只是想结交朋友,开拓视野,多进行学术交流。但是在比赛过程中,被其他优秀的选手激发了斗志,产生了想要变得优秀的想法。此外,特别感谢北师大举办了这个活动,让我们有这样一个交流的机会。

Q:您认为这次活动有什么比较重要的意义?

谭:我觉得这次活动非常有意义。活动的主题很吸引我,新时代新公共管理人应该思考些什么,新时代我们面临着什么样的问题,通过演讲的形式将我们的思考传递给大家,我觉得很好,希望可以借此启发大家的学科认知,为学科贡献自己的力量。

Q:相对于其他选手,您能够脱颖而出的优势在哪里?

谭:我觉得大家都很优秀,尤其是在台下看到选手们精彩的表现,会有很多无形的压力。我的特色在于我选取的角度比较不一样。我选择了一个比较大的、理论构建的维度来抒发一些我的想法,主要是想传达:学术是非常有趣的。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尝试这样的方法,一个是可以锻炼思维,另一个是可以更好传达自己的观点。

Q:很多大学生觉得写论文很枯燥,针对这一普遍现象,您怎么看?

谭:这些看法很有可能出于刻板印象,其实有些著作真的很经典,例如洛克的《政府论》和卢梭的《社会契约论》等,给我带来很大的启发。我建议大家要去看原著,了解原著的想法。沉浸在里面,才能去定义是否喜欢。

Q:那您有什么推荐的书籍吗?

谭:入门的话,可以看亚里士多德,卢梭,洛克。更通俗易懂一点的,我推荐阿德勒的《自卑与超越》,可以给予人生启发。

 

Q:您经常参加演讲比赛,那平时还会紧张吗,如果会,您是如何避免或缓解这种情绪的?

谭:紧张是必然会存在的。如何缓解?诀窍只有准备。只有充分准备,才能临危不乱。做任何事情都要准备万分,这个是最好的方法。

 

二、张子露(中山大学):问人间政治之道为善政天下 求公共管理之理为良治中国

一等奖获得者

Q:您对于获得本次“公共管理类院校研究生联盟”演讲比赛的一等奖,有什么感受,之前有想过会获奖吗?

张子露(以下简称“张”):说实话我想过会拿一等奖。(笑)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也能接受最好的成果。这次活动赛制蛮紧张的,我又有些身体不适,还好选题适合我,再加上老师的远程指导和同学的鼓励。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也算是尽吾志也,可以无悔矣。

Q:您认为这次活动有什么意义?

张:首先,这次活动是和院长论坛一起办的,可以接触到不同学院学科建设的特点,还能了解院长们对于学科的理解,这都是很受用的地方。其次,不同学校同学演讲的风格,和演讲的内容都反映了不同学校对于公共管理学科建设的趋势,这让我获得了很多启发,更觉收益匪浅。

Q:相对于其他选手,您能够脱颖而出的优势在哪里?

张:一定要说的话,有两点。第一是结构化思维。比如这次的演讲题目:城乡融合,如果用结构化思维去理解,能够更好地理解这个问题的内在逻辑。第二点是家国情怀,我们中大院训是:问人间政治之道为善政天下 求公共管理之理为良治中国,这让我们带着一种人文关怀来看待一些社会现象。

Q:对于您在演讲中提出的城乡融合需要“去标签化”,您认为要如何达到这个效果?

张:这种“标签”其实也是一种刻板印象,解决的话我觉得需要从媒体入手。因为媒体可以塑造形象,如何塑造农村的正面形象,还是需要看到农村和城市彼此的优点。媒体是第四种公共权力,权力还是很大的。

Q:您认为“城市心理融合”的问题,可能的解决方案有哪些?

张:我认为具体的解决方案主要得根据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以及美丽乡村战略等。国家意识到了这样的问题,也会有相应的配套政策,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Q:您平时不仅学业繁忙,还参加各种实践活动,可谓忙上加忙。那您如何平衡学习和娱乐的关系?

张:我觉得这个因人而异,看你对这个事情是否有兴趣。比如我对研会工作乐在其中,也在社会调查中能够有很多收获,所以很开心。如果繁忙能够乐在其中,就是甜蜜的负担。

Q:平时除了学习,还有什么兴趣爱好呢?

张:平时喜欢玩摄影,还喜欢练字,现在在学瘦金体,陶冶一下情操。

 

三、李梦倩(东南大学):跳脱出舒适圈,才能获得成长

二等奖获得者

 

Q:您对于获得本次“公共管理类院校研究生联盟”演讲比赛的二等奖,有什么感受,之前有想过会获奖吗?

李梦倩(以下简称“李”):我会先给自己一个预设,然后才会有动力,向着预设的方向发展。我的预设就是二等奖,这次出色地完成我的预设。(笑)挺感谢北师大提供机会,感谢我的老师半夜为我提供指导,也感谢和我一起努力的战友。

Q:您认为这次活动对您来说最大的意义是什么?

李:这次比赛让我跳脱了自己的舒适圈。来到北师大,看到了来自五湖四海不同的同学。以前在南京,会觉得自己还不错;今天走出舒适圈,就会发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有更多优秀的人等着你去学习,有更多优秀的东西等着你去聆听,对自己有一个反向的激励作用。另外就是终于有机会来感受了一下北京,虽然只感受到了北京的寒冷(笑)。

Q:相对于其他选手,您能够脱颖而出的优势在哪里?

李:可能是风格和大家不大一样。大家偏学理方向,我来自东南大学,可能受到学校风格的熏陶,在城乡融合这个题目上,更能从情感上去破题。我的演讲喜欢从小故事开始,给大家带来共鸣,这种风格比较独特吧。

Q:“精准扶贫”对于乡村的扶持,及乡村振兴计划的制定,都是对于乡村的扶持。然而,农村居民中的很大一部分青年是不愿意回农村的,劳动力的流失导致农村的失去,对此现象,您认为我们应该如何去解决?

李:青年人不愿意回到农村的现象是很普遍的。首要得解决发展不平衡问题,乡村落后这个现状需要解决,步调也要统一;其次,基础设施和医疗保障制度要无差别化,这样也可以吸引年轻人的回归,当然,乡村还是要保持自身的特色; 最后,要把传统文化教给下一代,我觉得有这样的一份牵挂,更容易让年轻人回来。

Q:您连续三年被评为三好学生,相当厉害。您认为三好学生除了学习好,还应具备哪些方面的优质素质?

李:除了学习好,还要走出去,多参与一些活动,让大学四年更加丰富多彩。比如,我暑假的时候会去参与社会实践,入户调查20多天,非常辛苦,但挺过来之后,感觉自己一下子获得了成长。所以说大学不只是学习,可能还需要实践,更早地去接触社会,有助于帮助自己在学习上、精神上、心灵上都得到成长。

Q:您在入户调查的过程中,碰到过调研对象不配合的情况吗,一般怎么处理这样的情况?

李:真的碰到过!一入户经常要5个小时以上,需要问很多问题,经常被赶被骂,感觉遭受了人生的重创,但我为自己生而为女性感到自豪,可能女孩子看上去更容易让人亲切感吧,反正这确实有助于我们入户进门(笑)。其次就是身份的证明,我们出示学生证,调查证等,让他们产生信任感。还有就是尽量以平和的心态和他们进行沟通,时间上,也尽可能地和他们协商,降低他们的烦躁感等。

Q:您在大学时经常参加辩论赛,季军、亚军都得过了,就是没有得到过冠军。会有小小的不甘吗?

李:与冠军擦肩而过会有不甘,但是这样才能够有动力继续前行,如果当初一下就得了冠军,说不定反倒对辩论倦怠了。一开始确实会把冠军看得很重,之后因为和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们在一起,团队的凝聚力就变的更重要了,直至现在,我对辩论的热爱超过了对冠军的渴望。

 

四、刘青山(中国人民大学):学术实践活动能带来更多的视角

二等奖获得者

 

Q:您对于获得本次“公共管理类院校研究生联盟”演讲比赛的二等奖,有什么感受,之前有想过会获奖吗?

刘青山(以下简称“刘”):一开始是抱着尝试的心态。之前参加的学术性比赛主要是以作报告的形式,团队战为主,而演讲比赛更多的是个人的展现。一方面丰富了我的经历,另一方面也锻炼了个人能力。这么一想,压力就没那么大了。

感谢北师大举办比赛,去年人大作为联盟之一,我也参与了组织这个活动,所以知道特别辛苦,北师大这次布置安排的非常周到。另一方面感谢我的老师和师兄师姐们提供的支持。没有想到这个结果,在大家都这么优秀的情况下能获得这个奖也是比较开心。

Q:您认为这次活动对您来说有什么意义?

刘:首先,功利一点就是丰富了个人履历;其次,也算是一种个人能力的证明和定位,让我更清晰地明白自己有哪些不足,你不上去你永远不明白自己的差距在哪里。

Q:相对于其他选手,您能够脱颖而出的优势在哪里?

刘:我觉得更多的是心态上比较放松;其次是准备得比较充分。我从老师那里感到了一点压力,这督促我去做更好的准备,去达到比较满意的结果。我上台不紧张的原因是我从自己的经历出发,去谈自己的理解。我觉得学术可以从生活中观察到。前一段时间看到一本期刊:《中国农村观察》,里面分析的很多典型个案都特别日常,这让学术变得很有意思。

Q:对于您在演讲中提出,城乡差距不在于制度,而在于心理。那么这种心理上的差距是由哪些因素造成的呢?

刘:因为我家里是城中村改建后搬进去的。首先是村里面出来沟通方式不一样,村里人情联系更紧密,在城市中多少会产生一点隔阂;第二个是我觉得城中村比较不合理的一部分,它把原来城中村的人放在同一栋楼里生活,周围都是原来村里的人,活动范围更小,生活范围实际被压缩。并且这些楼被放到边缘角落里,产生一种心理上的隔离。 第三个从制度层面上来说,制度的利用度在城乡是有差别的。这种差距有时候村里都意识不到,例如医疗方面,想到生病,村里人可能会想到借钱,城里人就会想到医保,村里人可能想不到去用医保来满足自己的需求。对于这样的群体,政策制定上还有更进一步的可能,进一步帮助他们运用制度,用了之后他们才会感受到制度的有用。

Q:您大一就开始做各种做实践研究,这是因为自己喜欢还是其他原因?

刘:这些调研一般会找几个感兴趣的人一起做。我会尽量去丰富兴趣点,交流的时候,也常会发现别人思考问题的方式很新鲜,通过实践调研能够获得更丰富的视角。

Q:大一时您就在团队中担任组长一职了,如果可以选择,您更愿意当组员还是组长?

刘:我更愿意当组员。因为组长会做很多协调的工作,很辛苦;此外组长,对发展兴趣点来说并不是很重要。当从发表作品的角度看,组长能成为第一作者,哈哈!但这时候组长确实要更多地付出。

Q:做组长时如果有一些组员不太合拍,怎么去交流解决?

刘:我很少和别人不合拍(笑),我一般找的就是志趣相投的人。不过意见出现分歧是经常发生的。这就要说服对方,做更多论证和逻辑分析,否则没有意义。

 

五、王潇(中山大学):需要学习,但更热爱辩论

二等奖获得者

 

Q:您对于获得本次“公共管理类院校研究生联盟”演讲比赛的二等奖,有什么感受,之前有想过会获奖吗?

王潇(以下简称“王”):其实心里没底,城乡融合是我很不熟悉的领域,算是是个新概念。我觉得应变能力还是挺重要的。由于时间原因,在演讲过程中要适时对稿子进行删减和修正。

Q:您认为这次活动对您有什么意义?

王:我一直都知道有这样一个组织,来到这里对公管联盟有更亲近的体会,也觉得北师大很漂亮。此外,我觉得这个主题特别契合青年人,新青年的公共精神很重要。当然,专家教授们的讲话更是精彩,我很受启发。

Q:相对于其他选手,您能够脱颖而出的优势在哪里?

王:我觉得可能是时间紧张的时候,能够不慌乱,正常发挥还是很重要的。

Q:您在演讲中提到了叶裕民老师的“二二四二”模式,为流动人口提供保障性住房的解决方案。那您认为这种方案在实施和推动的过程中难点有哪些?

王:难点主要有三个。首先是城中村改造过程中,会出现逆向垄断的问题,村民可能会坐地起价。其次是房子为流动人口提供,可能针对性不够。最后是流动人口庞大,可能覆盖面不广。

Q:辩论赛中,您获得过最佳辩手,有没有被对手打的措手不及的时候,怎么化险为夷?

王:这种情况经常遇到啊(笑),这需要不断积累比赛经验,可以运用一些操作化词语,比如“不属于讨论范围”来拖延时间,或者找不到反驳的话,可以把问题抛给对方,把压力转移到对方身上。但不能全场这样,否则容易露怯。

Q:做科研比较孤独,辩论则充满活泼感,您更喜欢哪一种呢?

王:我觉得辩论比科研更辛苦。因为科研主要是抱着学习的心态去做,相对来说比较轻松。辩论需要团队配合,把论点贯彻到底,大家一起工作更加困难,压力也会更大,但我还是更喜欢辩论!但是现在是研究生了,需要把重心转移到学习上。

Q:辩论中团队的配合很重要,您一般愿意在团队中充当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王:我愿意充当一个补充者的角色。有leader的时候就做好自己的部分;但缺少leader的时候我也可以胜任,我觉得这样的角色会更被需要,更有价值。

 

[责任编辑:刘婧文]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