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Need|所爱隔山海,山海亦可平

2016年12月09日 15:36:59 来源: 作者: 字号:TT

成熟后的种子,总要远离生它养它的母体,去开拓自己的领地,自己发芽,自己成长,自己培育新的种子。我们也一样,总要离开家,去外面闯荡一番自己的天地。而且,每个人都有着烈烈雄心。

 我自认是一个独立的人,从中学起就独自在外求学,那时候不觉得会想家,只除了在集体宿舍里的那第一个晚上,伤心过,哭过,抱怨过。但第二天早上醒来,直到以后那么久的日子,我是不想家的,偶尔也会和父母打个电话,也不过几分钟。那时候,我喜欢独自在外的生活,自由,独立,不需要一切由家人包办,我觉得我过的很好。

中国孝道文化里讲究“父母在,不远游”,据说徐霞客出外游行时还要带着自己年迈的母亲。安居故土的思想本该是深深扎根在我们每个中国人的心里的,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们开始向往外面的世界,于是就形成了这样的循环:年轻人离开故土去外面闯荡,培养的后代又去开拓另一方天地,最后守着祖祖辈辈根源的人老去、逝去,我们就把后辈立足的地方作为新的祖籍,轮回往复。

 

记得高考完填报志愿时,很多人选学校的一个很大的条件就是至少能够出省,当然这或许也与当地教育水平和发展程度有关,但也能反映出我们的想法,想要自由,不想生活在家人身边、做什么都瞻前顾后。我们追求的自由大概也就如此,谈不上多伟大,甚至有些自私。

因为你或许都不会想到,留在故土的人,是一个怎样的心情。直到我中学毕业之后才偶然听说,在把我送到学校的第一天,我妈就一夜未眠,第二天眼睛红了一天。我问她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些事,平时也不怎么打电话给我,我妈一边整理着旧衣服一边慢慢地说,因为她知道我有我的人生,我需要去闯荡,去学会独立,她不希望自己成为我的负担,只要知道我过得好,一切就足够了。她说,因为就算隔得再远,爱都是不会消减的。

我现在依然清晰的记得那个下午,阳光刚刚好照在她身上,旧衣服散发着淡淡的樟脑球的味道,而我,泪如雨下。

我一直以为我是很自由,我能够自己决定自己的事情,自己买自己喜欢的东西,我以为我是独立的,但我忘了,风筝就算飞的再远也是要有线牵着的,挣脱了线的只有坠落的结局。

 现在的我,和他们距离977公里,19个小时的火车,不算远,但也不近,比起以前,这距离已经足够远了。但我却学会了想家,学会了思念他们,那个给了我机会让我能够跨过山河求学的人。大概这也是成熟的标志吧,经历了叛逆和反抗,就开始怀念起最初拼命想摆脱的东西,谁都不能否认,即使远隔千里,父母与子女之间的感情是不会变的,他们给我们条件让我们扬帆远航,也为我们架起避风的港湾。

龙应台在《目送》一书中写道“所谓父母子女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父母与子女之间总会存在这样的一个矛盾,但他们从来不会阻了你前进的脚步,他们给你的,只有支持和爱。所爱隔山海,山海亦可平,这不应该只是用来形容爱情,亲情亦然。

 (编辑:李树楠 来源:中国海洋大学海之子)

亲情 感恩 距离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 回顾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