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人文资讯
  • 人文讲座
  • 文化视听
  • 专题聚焦
  • 书墨飘香
  • 艺术符号
  • 采桑诗苑
  • 珠矶思语
  • 人文知识
  • 360CEO周鸿祎:互联网的老兵兼斗士
    来源:新京报 作者:林其玲 发布时间:2010-11-21 09:47:06 编辑:袁晓鑫 点击次数:

      

      
    掌舵360欲弥补错卖3721的遗憾,称不怕挨骂,只要对用户好最终还是会赢

        ■ 人物简历

      周鸿祎 1970年出生于湖北黄冈,1995年毕业于西安交大管理学院系统工程系,获硕士学位,随后就职于方正集团,先后任职研发中心副主任、事业部总经理等职。1998年创建3721公司,开创了中文上网服务。2003年,3721被雅虎1.2亿美元收购。2005年,周鸿祎离开雅虎中国,并以投资合伙人的身份正式加盟IDG VC(国际数据集团风险投资基金)。2006年,周鸿祎投资奇虎360公司,出任公司董事长。

      周鸿祎是中国互联网战场上的“老兵”,也是行业里出了名的“斗士”。从1998年创办3721,到后来被雅虎收编,再到2005年离开雅虎执掌奇虎360,举起“免费杀毒”大旗,一路上他左冲右突,互联网行业现在数得上名的大佬,他几乎都“交过手”。喜欢他的人说他“真性情”、“不装”;讨厌他的人称他是“坏孩子”、“流氓”甚至“疯狗”。

      最近他执掌的360公司,又因为推出一款“隐私保护器”,跟腾讯公司“开战”,他再次站到了风口浪尖。

      好斗个性由来已久

      周鸿祎说,他小时候就喜欢跟人打架,老是打不赢,但是坚决要跟人打。他骨子里老是想做点与众不同的事。

      在朋友眼中,周鸿祎随意且有江湖气,凡是有他参加的论坛就有活力。他话糙理不糙,常能引来笑声和掌声。同他聊天,只需开启个话题,他就能说个不停。

      周鸿祎爱折腾,敢说,而且不怕得罪人。在互联网圈子里,周鸿祎以“好斗”闻名。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他和李彦宏抢生意打过官司、和马云相互“封杀”对方、抢过丁磊的地盘、和管网站注册报备的CNNIC干过仗,同瑞星、金山、卡巴斯基都对骂过,现在又跟马化腾掐上了。

      周鸿祎好斗的个性由来已久。他说,他小时候就喜欢跟人打架,但因为块头比较小,老打架,可老是打不赢,但是坚决要跟人打。

      40岁的周鸿祎说,骨子里老是想做点与众不同的事情,想干成一件大事。“高中时读了一本书叫《硅谷热》,这本书给我展示了一种可能。搞别的可能自己成不了事,但是搞技术,几个人在车库里就能改变世界,这个挺适合我,很有英雄的味道。”于是,在学生时期他开始折腾着开公司。

      “我总结人生,发现我做一个创业者的心态从未改变过。在方正工作,我从来不觉得是在给老板干活,我是在学习创业。后来到了雅虎,虽然样子变成职业经理人,但我是想用创业精神改变雅虎,希望赋予雅虎中国一种创新,最后把雅虎的人都换光了。当时雅虎中国真的做了很多美国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当年大家觉得这叛逆。”周鸿祎说,他最崇拜史蒂夫·乔布斯,他希望把奇虎360打造成一个伟大的公司,至少是有影响力的公司。

      最悔恨卖掉3721

      卖掉3721让周鸿祎输掉了第一轮比赛,结果腾讯、百度成功了。做360是为了弥补他这个错误的心结。

      周鸿祎曾经有机会干一件大事,但他做了一个错误选择,这也成为他最悔恨的事。“当时3721已经是国内最大的搜索引擎了,如果我没有把它卖掉,而是将不好的用户影响修正过来,现在它至少可以跟百度平分中国市场,3721是一个至少几十亿美金的教训。”

      1998年,互联网在中国还处于蒙昧时代,周鸿祎发现身边不懂技术的朋友上网时,畏惧输入WWW开头的网址,在直觉上他认为中文网址将会是个大市场。于是他离开方正成立国风因特软件有限公司,公司网站名叫3721,并一炮走红。

      2002年,为争夺IE地址栏,3721和百度兵戎相见。当时百度刚刚完成商业模式调整,正在经历他们最关键最重要的年份,而当时3721的销售额达到2亿元,毛利有6000万元。

      2003年周鸿祎1.2亿美元把3721卖给了雅虎。后来周鸿祎从雅虎出来做反流氓软件,几乎是亲手杀死了3721。而当年的对手百度,现在已经占有了国内70%以上的搜索市场,市值370多亿美元。

      “我卖掉3721跟马云卖掉阿里巴巴40%的股份出发点是一样的,马云今天肯定也特后悔做了这个交易。”周鸿祎说,他愿赌服输,第一轮比赛他做出一个错误选择,输掉比赛,结果腾讯、百度成功了。“做360也是为了我个人的心结。”

      干过的事会认账

      3721弹出窗口让周鸿祎背负了“流氓软件之父”的骂名。他说,“确实给用户造成很不好的印象,干过的事我认账”。

      360公司的员工说,周鸿祎每天从早忙到晚,工作时间至少10个小时。

      现在在网上搜索“3721”,大量链接的关键词仍指向流氓软件。当年周鸿祎为推广3721,曾找很多个人网站合作,让他们帮着做弹出窗口广告,甚至有些窗口无法关掉,并成为流氓软件的代名词。这也让周鸿祎背负了“流氓软件之父”的骂名。

      “当年推广3721时,确实给用户造成很不好的印象,干过的事我认账。”谈及这段往事,周鸿祎挺爽快。“我做360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这里面承载了我个人很多爱恨情仇在里面,这事因我而起,我有责任把它给推动下去。第二当年追随我的员工很多,最长的都追随了十几年,二十年,我对他们得有个交待。所以我希望让它做上市,让投资人有好的回报,让我的员工也能有很多人成为百万富翁、千万富翁。”

      在采访中,周鸿祎多次说,一定要把360带上市。但周鸿祎很清楚,360很难做成第二个百度,第二个腾讯。“我没有那个能力,也没有那个历史机遇,它就做一个有价值的公司,大家离不开的公司,专注在安全方面。它不能跟第一梯队的互联网公司比,但应该跟新浪搜狐在一个规模上。”

      自称与传统文化不符

      周鸿祎认为,360不属于那种外圆内方的企业,这跟他的个性有关。他自认“说话比较直率,有时候有点口无遮拦”。

      谈及360,很多人第一印象是“口水战”。2008年360推出免费杀毒软件以来,360每年都会跟国内杀毒软件同行打上几次口水战,互相谩骂。后来口水战一度升级到跟同行杀毒软件不兼容,互相卸载。本月在360跟腾讯“混战”期间,卡巴斯基也站出来指责360。

      “360不属于那种外圆内方的企业,这跟我个人的个性有关系。因为我说话比较直率,有时候有点口无遮拦,而且喜欢公开地批评别人的做法,这个也不太符合中国传统文化。”

      “但根源在于我们破坏了潜规则。我做免费,人家的产品卖不动,收入下降没法上市,怎么可能放过我。我是等着被他骂死还是起来还嘴呢,我肯定得还两嘴。”

      周鸿祎说,“有些公司现在在中国的策略很明确,就是绞杀一切有可能威胁到他们未来成长的企业。所以我做什么他们都会绞杀我。但我觉得企业做到这一步,只可能自己做不好死掉的。我还没见过哪个企业有能力把另外一个企业弄死。”

      周鸿祎认为,他做免费杀毒、杀流氓软件、杀木马,包括推隐私保护器,都得到了用户支持。“360能够成长到今天,我们总结到一个经验,不管多少人骂你,只要你对用户好,得到用户支持,最终还是会赢的。”
       
        ■ 对话

        关于性格

        很难变得外圆内方

        记者:360经常参与口水战,有人说360是流氓企业,周鸿祎是“疯狗”。

        周鸿祎:为什么说我是“疯狗”呢?可能是因为我触动了某些企业的既得利益吧。如果我伤害哪个用户,我愿挨打愿受罚。但如果是厂商骂我们,我们也没办法,我也不能去告他们。我们就是一帮挺傻的人老做免费的事,这事还不挣钱,挣钱的模式还有待于将来去探索。我不是疯狗,我觉得我们是250。别人老说360充当网络警察,250加110刚好等于360,这是冥冥之中有天意吧。

        记者:公司给人这种印象是不是跟你的个性有关系?

        周鸿祎:跟我的性格有一定关系。我是一个性格比较锋利的人,敢说敢做,不太记仇,这样的话可能冲击力会比较强,但不是阴险的人。有人骂我,我肯定会反击而不会不理他。但熟了之后你会发现,我其实没有太多城府,即使在公开场合也从来不隐瞒自己的观点,不说场面话或者官方辞令。这个性格会让一些人喜欢,也会给我惹很多麻烦。特别是在中国这样一个比较复杂的商业社会里,当你生意做得越来越大的时候,就必须要有所收敛,要外圆内方。这一点我也觉得很困惑,我很难变成那样子,所以我未必期望将来做一个很大的企业。我这种个性适合企业的初创,将来我更愿意去做天使投资人。

        记者:你有自己坚守的人生信条吗?

        周鸿祎:有啊。你不觉得我是一个挺有原则的人吗?我的原则是第一不说假话,有话就要说有意见就要表达。第二就是做事情一旦想到,出手就要特别快,我觉得速度永远第一位,然后第三就是在面对打击,别人越打击我,就会激起我更大的反抗。

        记者:怎么看3721那段历史?

        周鸿祎:当年我卖3721,很多人都觉得能卖那么多钱已经很不错了,但是我觉得很挫败。因为3721没做好,3721犯了一些错误,虽然它并没有像流氓软件那么恶劣,但是确实也是(被)抹了很多黑,这是我心里上很沉重的一点。

        记者:如果说把当年的周鸿祎跟现在的周鸿祎做比较,你觉得这些年你自己发生了哪些变化?

        周鸿祎:我觉得还是增长了很多见识,因为失败了很多回,有很多的经验和教训。第二看东西的眼光和经验,可能比原来不一样了,现在有一个比较全球化的视野能站在行业的高度去看一些格局性的问题。第三,在做产品做商业模式这方面经验也多很多,但是本质没有变。我基本上还是比较简单比较单纯的人,有自己一套标准,有自己的价值观,做事情特立独行。

        关于行业

        杀毒将免费互联网化

        记者:听说你喜欢金庸武侠作品,如果用里面的一个人物来做比喻,你觉得你会是谁?

        周鸿祎:我肯定不是郭靖。我肯定想成为令狐冲。

        记者:理由。

        周鸿祎:我没有什么方法论,做事都特直接,不会绕弯子设个局。不会既能做成事又让大家夸奖,古人还图穷匕见,我连个图都没有,直接就把匕首献上了。古人还把剑放在鱼肚子里,我这鱼都没有,直接就说兄弟们别卖了我要免费杀毒了。

        记者:收费的杀毒软件会怎么发展?

        周鸿祎:转向企业,或者免费互联网化。应该会在明年六月份左右就能看到,瑞星今年已经不参与个人市场了,只是做企业市场,我觉得瑞星还是比较干净利落的,虽然当时跟我们打得很疯狂。

        记者:卡巴斯基CEO来中国推广2011版软件时,说免费杀毒软件不会成功,做免费软件企业将会消失。

        周鸿祎:英特尔花了77亿美元买下McAfee,将来Google一定也会做免费(杀毒),微软也在做免费,免费安全是大势所趋。他们这帮人就可悲在,他们过去太成功了,现在这种成功成了包袱。他们不相信免费杀毒,也不理解。就跟今天微软只想卖操作系统,卖Office,而很多旁观者都看明白了,他一定会被Google打死的,Google的都是免费的。

        关于盈利模式

        用户基数是盈利基础

        记者:很多人对360的商业模式仍很好奇。

        周鸿祎:作为安全的核心肯定是没有任何的收入,这一块就很单纯,主要是自己积累品牌,用户的黏度,用户的口碑,最重要的是用户基数。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有一些新的产品像浏览器,浏览器本身有很大的流量。浏览器首页有网址站,让用户在里面去搜索,这里面的流量也是巨大的,都是可以变现的。此外,我们打算也借鉴包括QQ以及其他公司一些模式,基础服务免费,但是做一些增值服务收费。

        记者:360已经实现盈利了吗?

        周鸿祎:已经整体盈利。

        记者:距离上市还有多久?

        周鸿祎:真的不知道,上市可能更多是一个手段。腾讯上市时才三块钱,现在涨了60倍。我认为这是投资人去想的事,我也不擅长,反正我们这儿有沈南鹏(注:沈南鹏为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红杉资本曾为360投资)。

        记者:将来公司上市以后,你打算做什么?

        周鸿祎:我会去做一个超级天使。因为我最擅长的天使投资做的还可以,我有大概三分之一多的项目是失败的,但是剩下的还可以。

        互联网是年轻人的时代,我们有经验,但是我们对互联网的感觉会越来越不敏锐,对用户会越来越把握不了。比如说现在互联网用户很多都是90后、00后的小孩,跟我都有代沟了。所以我们这些人要承认自己不能永远立在潮头浪尖,要去扶持年轻一代,让他们去做,给他们钱给他们帮助。而且扶持小公司起来,颠覆大公司游戏规则,然后把大公司推翻,这也是我最喜欢干的事。

        我不是疯狗,我觉得我们是250。别人老说360充当网络警察,250加110刚好等于360,这是冥冥之中有天意吧。

        我们这些人要承认自己不能永远立在潮头浪尖,要去扶持年轻一代,让他们去做,给他们钱给他们帮助。而且扶持小公司起来,颠覆大公司游戏规则,然后把大公司推翻,这也是我最喜欢干的事。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