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人文资讯
  • 人文讲座
  • 文化视听
  • 专题聚焦
  • 书墨飘香
  • 艺术符号
  • 采桑诗苑
  • 珠矶思语
  • 人文知识
  • 愿感情对我们宽容一些
    来源:中国网 作者:于一爽 发布时间:2010-11-21 09:31:03 编辑:袁晓鑫 点击次数:

        其实我真的不太喜欢情感专栏,现在写这种专栏的人那么多,一次性完了还就出书,仿佛中国人的情感问题满山满谷还挺畅销,真是奇妙。

        不太喜欢的另一个原因在于这种专栏有一个通病,就是写的人太得心应手了,文字顺溜一望即知,高来低去不过那么几板斧。这对专栏是一件好事,对情感未见得是。前两天庄雅婷又出了一本《那些有伤的年轻人》,书名类似许知远的《那些忧伤的年轻人》,封面类似李海鹏的《佛祖总在一号线》,至于原因,恐怕一个是同为单向街书系,一个是披畅销书的皮。

        当然,这些并不影响庄文字的过瘾,虽然过瘾也未见得是一个很高的标准。反正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大嘴巴抽人,世智辩聪,笑谐圆融,泼辣凌厉,其实也还有点儿愤怒……我一直觉得庄和黄佟佟、亦舒、洪晃呀在文字上都是一种女人,最喜欢讲的两个字就是独立独立独立。虽然事实证明,这个姿势其实根本没法儿和男人过招,最终的结局是让你的孤寡变得更加合情合理。

        我记得大约在我二十啷当岁行将毕业的时候,有个老女人和我说过一句话,她讲呀你这个年龄的女孩子会经历很多很多伤害的……当时我还一脸无所谓,心说那不挺好的吗?因为我们在年轻的时候最想的事情就是抓紧堕落,越快越好,担心以后硬件不达标了连行情都没有,于是,真的就被那个老女人言中了。

        另外还有一个老女人说过,人生绝不要在易变的、无法掌握的事情上浪费太多精力,情感便是这样的事情之一。但,最后清仓盘点,其实我们发现,原来浪费太多精力的都是这一件事情,看来悖论就在于此。因为年轻总以为情感简单,分分钟搞到,便容易沉迷,那么最终只能变得扑朔迷离。

        比如庄劝女人们,碰上花心的也不用哭天抢地,因为专一这两个字从来不在评价男人的标准之内。所谓男人的标准讲的是“潘驴邓小闲”,另外,“武大郎玩夜猫子、嫪毐日母骆驼”其实言外之意你是什么人就碰上什么人;而且不光不能追问花心,连前科都别打听,谁也不是守身如玉等着谁,你一定会有别的男人,他也一定会有别的女人。

        还有就是,全书其实我最喜欢的是那篇自序《我未见一个幸福的人》,它完完全全地暴露了庄的聪明刻薄其实可能仅仅是强烈的自尊心让她未见得乐意承认什么情怀,于是一种失落之后的哀伤、疯狂只能变成一种肆意嘲弄了。说真的我觉得这很感人。那么这篇自序自然统摄了全书的所有文章以及跟那些年轻人说了一件事——世界上没有什么值得我们羡慕的,因为一切都会过去。

        当然,这么说的时候,我想她的心里其实也有祝愿,愿感情对我们宽容一些。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