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人文资讯
  • 人文讲座
  • 文化视听
  • 专题聚焦
  • 书墨飘香
  • 艺术符号
  • 采桑诗苑
  • 珠矶思语
  • 人文知识
  • 品毛泽东的才情和亲情
    来源:网易读书  作者:陶发美 发布时间:2010-11-15 08:12:31 编辑:袁晓鑫 点击次数:

        新华出版社新近推出的《毛泽东诗词传奇》(以下简称“传奇”)是罗胸怀继《中国空军纪事》和《中美空军较量》之后的又一力作。罗胸怀是一位传记文学作家,擅长纪事,他的纪事风格大约与他有过军旅生活相关,简捷,实用,集约,不拖沓,好像总能感受到某种历史的铿锵节奏。他的书既有时间的散发力,又有空间的聚合力,总能亲近当代人的审美情趣和社会责任,而又能不断地带动读者悠远的思绪。

        《传奇》以诗词为历史结点,有传奇而不猎奇,不纷不扰,不枝不蔓,展现了一代伟人毛泽东的诗才与其超凡人生的壮美结合。此前,我每每读到毛泽东的诗词,潜意识里总会很不自禁地要先停顿下来,逗留一阵在毛泽东的政治生涯里。而论及到他的政治生涯,随着历史信仰的延展,总不免会遇到不同世界观的评判。也就是在此时,我的思想又会随之骄傲起来,毛泽东是诗人啊!他的诗才无与伦比,他的诗词艺术的穿透力更是不屑东海扬尘,是永远也不能被折损的。读了《传奇》,使我更是加深了这份景仰。

        有人说,毛泽东诗词是他戎马生涯的艺术,这应该只说对了一半。还有一半是我从一代教育家杨昌济先生的一副对联中感悟到的。《传奇》第八章讲到杨昌济写了一副对联自勉:“自闭桃源称太古,欲栽大木拄长天。”从毛泽东所受杨先生的影响来看,这对联里的意味正是深长,教育家实现了他的人生理想,他没有食言,他怀才有遇——他栽育出了毛泽东这样的拄长天的“大木”。也就在这里,我有了半个感悟,毛泽东——一棵拄长天的“大木”,其根脉绝不在浮表,定然是从历史的厚土中来。从毛泽东的《七绝·呈父诗》、《七古·送纵宇一郎东行》等诗中,你不能不为毛泽东意气里的广达和高远而感怀。

    云开衡岳积阴止,天马凤凰春树里。

    年少峥嵘屈贾才,山川奇气曾钟此。

    君行吾为发浩歌,鲲鹏击浪从兹始。

    洞庭湘水涨连天,艟艨巨舰直东指。

    无端散出一天愁,幸被东风吹万里。

    丈夫何事足萦怀,要将宇宙看稊米。

    ——摘自《七古·送纵宇一郎东行》

        读这样的诗,仅凭诗才而论是不够的。衡岳,湘水,凤凰,鲲鹏,天马,艟艨,……无不是毛泽东人生信念的依凭和托付。宇宙之广,稊米之微,——这里的广微之思辨,之寄托,之洞悉,之整理,不是一个诗人或靠一时山水放怀就能作成的答题。这里有苍生之念,有哲人情怀,有心志和胆识的庄严描摹。每一首诗,每一阕词,都是那样的光焰夺目,都是一代伟人超凡人生的神圣载荷。

        通观《传奇》,可感到罗胸怀在史实的剪裁上用心良苦。一首诗是一个结点,也是一个闪烁的光点,它必须受着众多史料的捧场和关照;既不要失了丰富,又不可揽尽繁冗;既要故事引人入胜,但又不可矫饰情感。——这是作者在写作此书时要追求的一个境界。例如,第3章《四言诗·祭母文》并未只顾及母亲的故事,而是很自然地带出了母亲的家庭背景。“就在这个时候,毛泽东获悉母亲文七妹因患淋巴腺炎,正在外婆家养病的消息……”随之,故事中出现的人物有外婆、舅父舅母以及表兄弟们。这一章中不仅记述了毛泽东的那篇情动千古的祭母文,还写到他为哀悼母亲的两副挽联,也记述了他写给舅父母两封信的故事。这当然不是冗笔,少了这样的烘托,就不可能完成毛泽东情感世界的写真。


        深刻追悟毛泽东情感世界的笔触还没有结束。第4章、第5章写到的毛泽东和杨开慧的故事亦是这份情感写真的续篇。

        毛泽东与杨开慧的情缘故事告诉我们,他们能走到一起,也不是我们那种常规的简化理解,仅以为他们就是革命的伴侣。从两章内容看,他们的情感也一样受到人性因素的考验,也一样有我们平凡人所遭遇的两性疑惑。只不过他们生命音符的跳动显然受着别一种伟大信仰的激励。这必然使得他们的情感多了一束人类命运之光的照耀。从恩师杨昌济到骄妻杨开慧,我们看到了毛泽东的才情与其生命信念之光华的相得益彰。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