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尚重通识,高中从何谈分科?
日期:2009-02-10 08:29:58 作者: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
【字体:

  2月6日,教育部宣布《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就20个问题征集意见,其中包括“高中取消文理分科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关于高中文理分科之弊,全国人大常委、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北大前校长许智宏院士等教育专家早有论及。不期然而今在成都市当记者就此事展开随机调查时,“其中,近八成市民拒绝取消文理分科。”,而只有“一成多的市民表示文理分科应该取消”。在我以为,反对“取消高中文理分科”者,建议无妨温读一下我国教育史上的经典文献、清华故校长梅贻琦先生的《大学一解》。

  在《大学一解》中,梅先生说:“窃以为大学期内,通专虽应兼顾,而重心所寄,应在通而不在专,换言之,即须一反目前重视专科之倾向……夫社会生活大于社会事业,事业不过为人生之一部分,其足以辅翼人生,推进人生,固为事实,然不能谓全部人生寄寓于事业也。通识,一般生活之准备也,专识,特种事业之准备也,通识之用,不止润身而已,亦所以自通于人也,信如此论,则通识为本,而专识为末,社会所需要者,通才为大,而专家次之,以无通才为基础之专家临民,其结果不为新民,而为扰民……则通重于专之原则尚矣。”

  有教师认为:“分科利于社会分工”。当记者走访多所高中时,“赞成文理分科的老师和学生”同样也是“多于‘反对者’”,或说是“文理分科是大势所趋。因为到了高中阶段,学生的学习特长、兴趣倾向已经显现……”;或说是“社会分工越来越细,而学生的时间是有限的,分科有利于发展学生的特长”;或说是“分科符合因材施教的原则……真正做到‘术业有专攻’……”若依此逻辑,何不从幼儿园开始就进行分科呢?譬如说,杨振宁先生在童年时,其父杨武之先生(清华教授、数学家)就发现了他的数学天赋;——但是所着意培养的,却又不仅限数学,在杨振宁初一时,就请清华雷海宗教授的高足丁则良先生教杨振宁文史;杨振宁考入西南联大后,所念也非数学系,而是由有化学,而物理……最终摘取了诺贝尔物理奖。钱伟长先生同样也是自幼就崭露文科长才,考清华时文史优异,当时史学大师、历史系主任陈寅恪先生就曾到处找这个历史考满分的学生;但是后来却转学物理……最终成为一代物理学大师。其实,就此“分科利于社会分工”说,在《大学一解》中同样也有很好的反驳:“难之者曰,大学而不重专门,则事业人才将焉出?曰,此未作通盘观察之论也,大学虽重要,究不为教育之全部,造就通才虽为大学应有之任务,而造就专才则固别有机构在。一曰大学之研究院。学子既成通才,而于学问之某一部门,有特殊之兴趣……可以入研究院。二曰高级之专门学校……三曰社会事业本身之训练。事业人才之造就,由于学识者半,由于经验者亦半,而经验之重要,且在学识之上,尤以社会方面之事业人才所谓经济长才者为甚……”

  大学尚且当重通识教育,培养通才,高中又何谈进行文理分科?有教师认为:“现在的绝大多数高校都是分科招生,所以高中分科也是为了与大学接轨。”只能说明,现在不仅高中需要矫枉,就是一些大学一些做法同样也需要进行矫枉,向尤其推重通才教育的复旦大学看齐。—牵一发,而不免动全身,改革固如是也!



    当前评论:0条                                                                       
  •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