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师大志愿者寻访江豚最后的避难所
日期:2011-08-19 10:49:14 作者:彭亚璠 来源:江西师范大学
【字体:

寻访江豚

发现江豚

     江西师范大学WWF(世界自然基金会)志愿者自85日到达余干康垦,经过长达四天的入户调查后发现,大部分的渔民都表示,在涨水期间,余干县离三江口不远的梅溪嘴有一些江豚出没。

    “多的时候达到了十几条呢。”一位常年在这流域捕鱼的渔民告诉我们。但今年刚好是大旱,有些渔民也反映到发现的数量没去年(丰水期)多,我们几乎不抱与江豚碰面的希望,在江面上观察。

    ——出发

    201189日上午830分,也就是至康垦的第五天,我和其他三位负责活动的视频和文字记录的成员,在渔民张大哥的帮助下,再次坐上了小船,这次我们的“寻找江豚”的范围扩大到了整个梅溪嘴——余干康垦最大的渔港。

    因为张大哥之前就已经知道我们此行的目的,他二话不说,就径直将船从狭窄的浅水水域出发,向前方宽广水深的新生洲驶去。新生洲,就是他发现江豚经常出没的地方。随着船慢慢开出浅湾,那些停靠在岸的大大小小渔船和密密麻麻的定制网也逐渐淡出了我们的视线。

    850分左右,当我们的船距三江口处的中心小岛只有大约一百米时,我们出乎意料地听到张大哥喊了一句:“看,那边有两只江豚。”循着张大哥所指的方向,我们发现在中心岛的左侧,距我们百米左右的地方,有水花溅起。“在哪里,哪里?”我们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紧张又疑虑地将镜头对准了前方广阔的江面,“看着这风平浪静的,我们生怕是张大哥看错了呢。” 回忆起那时的心情,同行的队友李婷玉对我们说。

    “这里水深一些,江豚出现的挺多,昨晚又下了大雨,江豚就在这里找小鱼吃,有时候要浮上水面来透透气。”张大哥边说着,边将船停在了江中心,我们四名湿地使者都忐忑地得环视着江面,任何一滴水花的溅起都会让我们加速心跳。

 

    ——江豚在身边

    湿地使者:“二十四小时不关机!”

   “啊!真的有江豚,真的有江豚,在那里在那里!”我尖叫起来,大概过了一分钟,我在距离小船右前方大概50米的江面上,看见了一个浅黑色表面光滑的物体,忽闪一下就扎近了水里,虽然它只冒出了半个头,但我确信,这就是江豚!

   “在哪呀在哪呀?”队友们都焦急地问着,可江豚出现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甚至不到一秒,那片江域又恢复了平静。

    大概过了半分钟不到的时间,“啊,我看到了看到了。”“我也看到了!”“是江豚,看到了!”除了一直用DV镜头对准江面的队友张景星没发现外,我们其他几个人都在小船的正前方50米处看到了一只江豚冒出了头,敏捷地顶出水面,又跃回水中。它和我们在视频里看见的一模一样!只不过这次它是活生生地,真实地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比屏幕里看到的更加有灵性,更加活跃。同伴们和我,全然忘了自己还在摇晃的小船上,兴奋地几乎蹦了起来,张大哥掌着舵,笑着对我们说:“快坐下来,坐下来。”

    看着江豚如此生动地出现在我们眼前,“当时有种莫名的感动,甚至连眼眶都有些湿润了呢。”就算是现在回想起她第一次看到江豚时候的场景,李婷玉还是无法抑制住内心的激动,“感觉这些天来的汗水一下就蒸发干了。”

    “咔嚓”“咔嚓”,我们迅速将镜头对准江豚出现的地点,可它出现的时间太短了,“都怪刚刚太激动了,按快门的时间就迟了那么一点点,只拍到了水花没拍到江豚!可惜了都。”队友张亦姝翻着刚刚拍到的照片遗憾地说。

    “唉,我都还没看到呢,不过从现在开始,我们要二十四小时不关机,要一直拍摄。”队友张景星虽然没有看到,但是却一直在用手中的DV镜头,在江面上寻找江豚的身影,时刻等待着江豚突然在镜头里面出现的那刻。在激动之余,我们都清楚,用视频和照片记录下这次发现的野生江豚,比我们肉眼看见它们,更为重要和有意义。只有记录下来了,才对每个正在忍着太阳曝晒做着问卷的队友们,和其他所有在为保护江豚提供无私帮助的组织和个人负责。

    我们四个人都抑制住自己内心的激动,屏住呼吸,时刻准备按下快门,等待着江豚的再次“华丽”登场。

    “哇,看到了一点点头!”张景星大声叫了出来,在早上的9点左右,我们成功地用镜头,在我们小船正对面百米的地方,捕捉了这只江豚浮出水面的一刻。这次的出现,我们所有人都看见了。“谢谢张大哥,实在是太感谢了。”这句话从我们嘴边脱口而出。这一路上虽然张大哥都很少言语,但我发现,每次看到江豚,看到我们兴奋的样子,他都会露出最淳朴的微笑。

 

    张大哥:“我们慢慢开!”

    “不过只冒出了一点点。”张景星说,“太远了,画面还不是很清楚。”

    “是呀,照片上也不是很清晰。”张亦姝也略带遗憾地说。

    张大哥似乎听到我们的叹气,又重新加满油,开动小船,谨慎缓慢地靠近刚刚出现江豚的水域。

    船越来越靠近江心岛了,也越来越接近刚刚江豚出现的水域。我们都满心期待着与江豚更近距离的接触。

    “啊,它们在那边,有两条江豚!”在小船的正前方出现了两条江豚,它们一前一后地冒出水面。不过尽管我们将船往前行驶了一段路程,可江豚离我们的距离似乎没有改变,甚至更远了些。

    张大哥告诉我们,江豚是很通灵性的一种动物,“它其实是胆小的,船靠近它,它是可以感觉到的,马上就会游开,离船越来越远。”我们这几位湿地使者都知道,这其实是江豚靠着自己敏锐的声纳系统感应的,要接近它确实很难。“但是只要你真的对它好,它也能够感受的到。”张大哥对我们说。记得张大哥曾今跟我说过,有一次,他扔了条小鱼,把不处远的江豚引了过来,“他在吃鱼的时候,我就乘机摸了下它的头,好温顺的哟,哈哈!”说到那个故事,张大哥爽朗地笑了起来。

    我们现在不要说碰到江豚,就连看到清晰江豚的模样都有些困难,像张大哥那样与江豚的亲密接触,需要建立起多久的信任才足以呀!

    我们沿着江豚出没的地方,往下游方向航行。可是,每当拉近一点距离时,它们又在更远的地方出现了。我们本想叫张大哥船开快点的,可张大哥指着左边两条靠岸的船说:“不能开快,否则它们一慌张就会乱游,到时就怕碰到电网。”

    我们一下就紧张了起来,电网!我们往左边的江面上望去,那里除了有些船只,并没有看到任何渔网,“没有看到网呀?”我们都有些困惑和不安。

    “两个船之间就挂着电网,那个电网是在水底的,我们在船上都看不到的。”张大哥给我们解释道,顿时只觉得自己倒吸了一口冷气,电网上面的那片水域与其他江面一样风平浪静,却给在水底生活的江豚带来了致命的威胁。

    “我们慢慢开,不要把它们赶到那边去了。”张大哥小心地说着,将船沿着江心岛左边的那条河开去。此时,我们在离电网不远的地方又看到了两条江豚。“它们千万不要往电网那边游呀!”我们祈祷着,那感觉就像是在守护自己的孩子一样。

    “啊,三条江豚,有三条!”在离电网较远的地方出现了三头江豚。

    “我拍到了吔,露出了头!”张亦姝举起相机说。两条在我们前方50米左右的地方连番跃起,紧接着在它们后面大概50米处又冒出了一条。江豚接连的出现,让我们惊喜不已,似乎感觉这个江面和我们船上一样热闹。“好像是在欢迎我们嘞!”我用镜头记录下了三条江豚同时出现的镜头,暗自偷着乐。

 

    湿地使者:“这里有几条江豚啊?”

    我们在后面偷偷地跟着这三条江豚,它们像是在给我们带路,躲过电网,绕过迷魂阵,当我们的船驶过江心岛后,水域豁然变得更加宽广了。“这里的江豚会更多一些。”张大哥跟我们说,“水深了,迷魂阵和电网也少些了。”

    正说着,我的DV镜头里突然出现了前后几只江豚,就在离船不远处的一条水平线上相继跃起。

    “我已经激动地眼泪都出来了。”李婷玉拿着相机不停地按着快门。

    “这是有多少只呀?”

    “应该有三只吧。”

    “不是,是四只,前后各两只。”

    这时候,我们离看到第一只江豚的时间已经过去二十分钟了,对于刚刚江豚的轮番出现,大家都难以抑制住自己的情绪,几近疯狂地讨论“有多少只江豚”。虽然那个壮观的景象只是昙花一现,但我们仍然无比留恋地望着那个地方。一时间,觉得整个渔港都回荡着江豚婴儿般的声音。

    之后我们回放视频,才惊讶地发现原来出现了五只江豚!五只江豚的出现,则足以证明这个渔港适宜江豚的生长,更何况,在之前做调查问卷时,有渔民反映说这里有十几条江豚,当时我们半信半疑,可现在,我们只期待更多的江豚会不吝啬地给我们露下小黑头。

    可我们把船停在江面上时,静静地守候了大约二十分钟,仍然不见江豚的踪影。“刚刚那次的同时出现,难道是给我们送别吗?”我心理自顾自地想着。

 

    ——归途

    张大哥说:“江豚吃饱了就不太出来了,可能游向其他方向去了。”

    我们本来打算再等等看的,望着江面,总感觉江豚会突然从某个水面上冒出来,迟迟不肯离去,但岸边的渔船上有些渔民在跟张大哥用方言吼着什么,张大哥回过头来,略带无奈地对我们说:“要不我们就先回去吧?”

    虽然很不舍,但也听得出张大哥有难处,我们都点头回应了。事后才知道这里的水域是被划分好的,我们所到的这块地方,不属于张大哥的打渔范围,不能在那停搁太久。

    我们沿着江心岛右边的那条河返回河岸,心中虽然有些许遗憾看到江豚的时间过短,但更多的还是兴奋。在返回的途中,我们都迫不及待地看着刚刚拍到的图片和视频,有时看到视频中江豚跃起来,我们都忍不住学着江豚冒头的动作,假装顶起了水,张大哥看着我们一蹦一跳的,也笑出了声。这一路上,张大哥都是不计较任何回报地,为我们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我们看着他那么开心地笑,心里又一阵感动。其实,我们知道,这里任何一个人都没有他对江豚的感情深,有多少次他谈论江豚受伤的情形时都无奈地叹着气。

    “以后我要是发现了受伤江豚的话,就拍下来给你们看看吧。”张大哥望着远方的沙船和迷魂阵说。

    船渐渐地离江心岛越来越远,离浅湾愈来愈近了,裸露在外的迷魂阵和潜伏在水下的电网也逐渐多了起来。我们看着船上那些忙碌地贩卖着鱼的人们,和那些静静躺着的渔网,顿时陷入了沉思。

    小船绕过了密布的迷魂阵,停靠在了岸边,我们和张大哥道别了。

    我们是可以躲过,那江豚呢?它们该怎么办?